那年姪子車禍,我放春假回到老家時,他已經出院返家休養。

 

 

車禍情況非常嚴重,姪子右腿複雜性骨折,手術時打了好幾根鋼釘,肋骨也斷了兩根

,全身包括臉部都嚴重擦傷,皮破血流浮腫,有些關節部分的傷甚至深可見骨,直到

出院休養,外傷仍處處可見,大都已結痂,腿傷卻在一年之後才痊癒。

 

問起車禍經過,原來是姪子騎摩托車遭一輛貨車擦撞跌倒,再被另一輛貨車衝撞拖行

,情況非常危險,但是兩個司機都沒跑掉,立刻叫救護車送到醫院急救,並經警方及

醫院先後通知大哥大嫂到醫院處理。

 

那時姪兒才剛結婚不久,小夫妻正打算到美國留學,逢此重大變故,所有的計畫都必

須擱置。

 

 

 

年輕的姪媳婦傷心難過之餘,甚至怪自己是掃把星,發願要吃一年齋來換取新婚夫婿

的健康。

 

幸好有我大哥大嫂出面協助打理一切,才撐了過來。

 

在事故中,我看到了大哥處理危機的冷靜、智慧與對肇事者的寬容、大度。

 

 

 

首先他安慰姪媳:「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,你們今後更要相知相惜。」

 

 

 

又告誡姪兒:「你老婆有幫夫運,你出這麼大的車禍,能平安度過,都要託你老婆

的福,今後要好好愛護和報答她。」

 

 

 

接著約兩位肇事者來家裡談,見肇事者仍相當年輕,並且抱著負責到底的無懼心理

前來,大哥先與其閒話家常,隨後就講到賠償的問題。

 

 

 

這是約談最主要的目的,一時全家人都緊張了起來。

 

 

 

我心裡估計著,姪兒當時薪水至少每月五萬,車禍傷得這麼重,至少半年無法工作,

再加上醫藥及調養費,剛買的全新機車大約是五萬也毀了,加總起來,不談精神賠償

,少說也要幾十萬,不知大哥要他們賠償多少?

 

 

 

也不知道年輕人是否負擔得起?

 

大哥提出的賠償方式大大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

他要求年輕的司機定期到醫院捐血,並到慈善機構捐錢,金額不拘,誠意最重要,再

請對方拿著捐血及慈善捐贈證明到家裡來,就算是最好的賠償。

 

 

 

肇事者當場感動得幾乎要下跪道謝,卻被大哥擋了下來,

他說:「發生這種事情,誰都不願意,我們已經受到傷害了,你們也有家要養,我不

願再見到有人因為要賠償醫藥費而家計不保,況且誰能保證拿了賠償金就能重獲健康呢?

 

這麼嚴重的車禍能撿回一條命,已經夠感恩了,教訓與經驗我們也都學到了,那是無

價的賠償。

 

錢,我們有能力賺,但社會上有很多人需要幫助,你們就從現在開始吧!」

 

一旁聆聽的我,萬分感動,多年後回想,仍低迴不已。

創作者介紹

bradyli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