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本文作者不明,是網路文章,友人寄到我的信箱,值得推薦)

   我先生一直在外商工作,出國開會,晚上應酬是常事。我們結婚一年小孩就出生了,我先生工作更忙,而我剛好也轉換一個新工作,早上七點半要到公司開早會, 聽解盤。我一個新手媽媽,不懂訣竅,小孩凌晨一點喝奶,清晨五點喝奶,我的睡眠時間被分割,新換的業務工作壓力,也常常讓我失眠。

  而我先生依然如常的上下班,我一肩扛起照顧小孩的責任,有時凌晨一點起床餵奶同時,還一邊替他準備解酒茶水及熱毛巾,因為他剛應酬回家。 小孩四個月大時,他爭取到美國 St. Jose 外訓行程一個月, 我們發生了很大的爭執,希望他放棄,希望他在家陪我,因為我累了,新工作和照顧新生兒的壓力,讓我瘦的比產前還瘦。

  我先生告訴我,我不懂他的志向。我含淚讓他去美國,一個人早上送小孩去保母家,下班接回小孩,週末去陪他父母吃飯。一個月後他回來了
,公司 Promote 他,他志得意滿,人生似乎很平順。 可是我的身體越來越差,我決定和他一起分攤照顧小孩的工作,我請他晚上幫忙照顧小孩,讓我好好睡一個月。他答應一個月不應酬,每晚回家帶小孩。

  不到一個月時間,有天我早晨醒來,看到他坐在身旁,他顯然是很早起床,要不就沒睡,他很慎重的問:「老婆我問你,這半年來你照顧小孩
,都是這樣睡睡醒醒嗎?」我答:「是啊。」他問:「妳怎沒說?」我答:「 我說了,但你體會不到。」

  沉默了一會兒,他說如果我累了,可以辭職回家帶小孩,養家是男人的天職。但我告訴他,他也不懂我的志向,我和他受同樣的教育(我們是在國外求學時認識,一回國就結婚),我也有自己想要的人生,我也想被認同。他沉默許久,很憐惜的看著我說:「老婆,妳真的好辛苦。」

  從此以後,我先生很少應酬,一回家就換下衣服陪小孩。但出差到國外還是少不了,我也不再阻止。

  幾年後,我們有了第二個兒子,生活更加忙碌,但我們很少爭執,因為我們各自在自己崗位上發展,並且互相支援。這幾年,外商漸漸撤離台灣,我先生也面臨短暫失業,有天他對我說:「老婆,妳有工作讓我減輕不少壓力,我可以慢慢尋找適合的工作。」

  後來,他到一家上市公司負責中國南方的經營策略,常常海峽兩岸奔走,我還是一個人接送小孩,一個人上下班,週末陪他父母吃飯。

  最近他有較長的時間在台灣,回想結婚這十年來,他像大鵬鳥一樣四處飛翔,剛出社會時覺得太早結婚,婚姻某種程度上是他的牽絆,但現在我的先生卻老想回家。他說走遍世界各地,每到夜晚最想念的,還是家裡的大床。

  我倒覺得我先生越來越像我兩個兒子,回到家總愛黏著我。我每天回家都聽兒子講學校發生的事,培養和小孩互動機會,我先生也急於和我分享他工作上的大小事,我因為從事承銷業務,對上市公司財務業務接觸廣泛,也常能提供他一些訊息及建議。

  我的感覺是 婚姻生活是兩人
Compromise (妥協和解)的結果,沒有誰是大鳥,誰是小鳥。若你飛的比較快,記得停下來等等對方,兩人要心存感激,互相扶持,讓兩人可以飛得久久長長
。畢竟能夠一起飛,才是人生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radyli 的頭像
bradyli

bradyli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