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807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核子物理學之父歐尼斯特‧拉瑟福當他在擔任皇家學院校長時,有一天接到一位教授打來的電話:「校長大人,我有個不情之請,要拜託你幫忙。」 「大家都是老同事,幹嘛這麼客氣?」 「是這樣的,我出了一道物理學的考題,給了一個學生零分,但這個學生堅持他應該得到滿分。我和學生同意找一個公平的仲裁人,想來想去就閣下你最合適 …… 」 「你出的是什麼題目?」 「題目是:如何利用氣壓計測量一座大樓的高度?校長大人如果是你怎麼回答?」 「還不簡單,用氣壓計測出地面的氣壓,再到頂樓測出樓頂的氣壓,兩壓相差換算回來,答案就出來了。當然也可以先上樓頂量氣壓,再下到地面量氣壓。只要是本校的學生都應該答得出來。」 「對,你猜這個學生怎麼答?他答說:先把氣壓計拿到頂樓,然後綁上一根繩子, 再把氣壓計垂到一樓,在繩子上做好記號,把氣壓計拉上來,測量繩子的長度,繩子有多長,大樓就有多高。」 「哈,這傢伙挺滑頭的。不過,他確實是用氣壓計測出大樓的高度,不應該得到零分吧?」 「他是答出一個答案,但是這個答案不是物理學上的答案,沒辦法表示他可以合格升等到下一個進階的課程啊!」 拉瑟福第二天把學生找到辦公室,給學生六分鐘的時間,請他就同樣的問題,再作答一次。拉瑟福特別提醒答案要能顯示物理學的程度。一分,兩分,三分,四分,五分鐘過去了,拉瑟福看學生的紙上仍然一片空白,便問:「你是想放棄嗎?」 「噢!不,拉瑟福校長,我沒有要放棄。這個題目的答案很多,我在想用哪一個來作答比較好,你跟我講話的同時,我正好想到一個挺合適的答案呢!」 「對不起,打擾你作答,我會把問話的時間扣除,請繼續。」 學生聽完,迅速在白紙上寫下答案:把氣壓計拿到頂樓,丟下去,用碼錶計算氣壓計落下的時間,用 x = 0.5 x a x t^2 的公式,就可以算出大樓的高度。拉瑟福轉頭問他的同事,說:「你看怎樣?」「我同意給他九十九分。」 「同學,我看事情就等你同意,便可以圓滿解決。」 「校長,教授,我接受這個分數。」 「同學,我很好奇,你說有很多答案,可不可以說幾個來聽聽?」 「答案太多了,」學生說:「你可以在晴天時,把氣壓計放在地上,看它的影子有多長,再量出氣壓計有多高,然後去量大樓的影子長度,同比例就算出大樓的高度。」 「還有一種非常基本的方法,你帶著氣壓計爬樓梯,一邊爬一邊用氣壓計做標記,最後走到頂樓,你做了幾個標記,大樓就是幾個氣壓計的高度。」 「還有複雜的辦法,你可以把氣壓計綁在一根繩子的末端,把它像鐘擺一樣擺動透過重力在樓頂和樓底的差別,來計算大樓的高度。或者把氣壓計垂到即將落地的位置,一樣像鐘擺來擺動它,再根據『徑動』的時間長短來計算大樓的高度。」 「好孩子,這才像上過皇家學院物理課的學生。」 「當然,方法是很多,或許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氣壓計帶到地下室找管理員,跟他說:先生,這是一根很棒的氣壓計,價錢不便宜,如果你告訴我大樓有多高,我就把這個氣壓計送給你。」 「我問你,你真的不知道這個問題傳統的標準答案嗎?」 「我當然知道,校長。」學生說,「我不是沒事愛搗蛋,我是對老師限定我的『思考』感到厭煩!」 拉瑟福遇到的學生名叫尼爾斯‧波爾﹝ Niels Bohr﹞,是丹麥人,他後來成為著名的物理學家,在一九二二年得到諾貝爾獎。 在我們的小學學校考試,考試題目是:下列哪一個答案不是植物? A桃子,B竹子,C麥子,D桌子,E獅子。小朋友只選了獅子,老師說:「錯,桌子也不是植物。」小朋友不服氣,說:「桌子是木頭做的,木頭是樹砍下來的,樹是植物吧,那桌子怎麼不是植物呢?」老師說:「不是就不是,你想太多了!」 小朋友回家問媽媽,他媽告訴他:「不要想那麼多!」老師錯了嗎?也未必,因為桌子不一定都是木頭做的,也有鐵的、塑膠的,但 問題不在答案是什麼?而在思考能不能展開四方? 像釋迦牟尼說的,有八萬四千個法門,每一個法門都是方便法。從哪個門進去,都可以到羅馬。 如果我們不給孩子思考的空間,不給他詢問解惑的機會,那他得到的不是「教育」只是「教訓」。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米是糯米,鍋是砂鍋,火是煤火。每天淩晨,420分,男人準時點著火,鍋中放水,米淘好了在水裏浸泡著,待水開,放米,大火煮10分鐘後,改文火慢熬。米在鍋裏撲突突地跳著,男人在爐火旁彎著腰,用勺子一下一下緩緩攪動……半 小時後,男人一手端一碗熱氣騰騰的白粥,一手端一碟淋了香油的鹹菜絲,進臥室,喊女人起床。女人翻個身,嘟囔一句什麼,又睡過去。男人聽著女人香甜的鼾 聲,不忍再叫。坐在床前,看看表,再看看女人,再看看表。女人卻突然從床上彈起來,看表,慌忙穿衣起床,嘴裏不住地埋怨,要遲到了,你怎麼不叫醒我?他把白粥和鹹菜遞過去:不著急,還有時間,先把粥喝了。

  粥是白粥,不加蓮子不加紅棗不加桂圓,這樣的粥,女人喝了5年。男人和女人結婚的時候,家裏沒錢擺喜酒,兩個人只是把鋪蓋放在一起,便成了一個家。新婚之夜,男人端過來一碗白粥,白瑩瑩的米粥,在燈下泛著亮晶晶的光。男人說,你胃不好,多喝白粥,養胃。女人便喝了,清香淡雅的粥,溫暖熨帖的不僅是胃,還有心。

  他們在同一個廠裏上班,女人常年早班,男人常年夜班。男人淩晨4點下班,女人早上5點半上班。他們在一起的時間,不過短短一個多小時。男人下班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點火,添鍋。男人只會熬白粥,他們的經濟狀況,也只允許他煮一碗白粥。

  就是這樣一碗白粥,居然把女人滋養得面色紅潤,嬌美如花。

  後來,廠子效益不好,男人下 了崗,可是日子還得過下去。男人拿出微薄的積蓄,女人賣掉了母親留給她的金戒指,湊了錢,開了一家雜貨店。一隻碗,一把拖把,一個水壺,利潤不過幾毛錢, 男人卻做得很用心。女人下班了,也來幫著打理店舖。沒人的時候,男人和女人,坐在一堆鍋碗瓢盆中間,幸福地憧憬。男人說,等有錢了,咱把連鎖店開得哪兒都 是。女人說,那時候,我就不上班了,天天在家變著花樣給你做好吃的。男人說,哪兒還用你做啊,想吃什麼,咱直接上飯店去吃。女人撒嬌,不,我就想吃你煮的 白粥……男人便攬了女人的肩,眼睛熱熱的。男人仍然每天早上420分準時起床,點火熬粥。一邊熬,一邊盤算著店裏缺的貨。有時候會分神,粥便?了鍋底;有時候太困打個盹,粥便溢了鍋。有一天早上女人起了床,爐子上的粥正咕嘟嘟翻著浪花,男人的頭伏在膝上,睡得正香。女人輕輕抱住男人的頭,心,牽牽扯扯地疼。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這個算是一篇老文章了,不過還是蠻貼切的,只是現在賺的比較少了


學多懂多,懂多煩多,煩多想多,

想多做多,做多付多,付多拿多,

拿多花多,花多吃多,吃多病多,

病多-日子不多,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婚外情 帳單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醫生與身邊護士鬧婚外情,結果護士竟懷孕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醫生不想讓太太知道,於是他給了護士一筆錢並告訴她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帶著錢,去義大利把小孩生下來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護士問:「那我要如何讓你知道小孩子出生了呢?」
         醫生說:「就寄個名信片,在上面寫個『義大利麵條』就可以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會支付妳所有的費用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護士拿了錢便飛往義大利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個月過去了,有一天醫生的太太打電話給醫生: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某行政官員看完報紙後,憤慨地說::「這麼多婚外情事件,什麼社會!」

官夫人接道::「就是嘛,通通該抓去槍斃!」

官員若有所思地凝視官夫人:「妳.老實告訴我,我們結婚這麼多年,有沒有對我不貞?」

「怎麼問這樣的問題?」 官夫人驚問。

「不要逃避, 回答我的問題!」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幾天前在家裡有線電視頻道「清涼音」正在播一場演講,看了以後獲益良多,迫不及待的想跟別人分享,講給老婆、同事們聽,大家也都覺得心有戚戚焉。

講題內容是最有效率的潛能開發。我是從中間看的,這位教授問現場觀眾三個非常好的問題,第一個問題是「你想要活到幾歲?」然後把答案寫下來。

第二個問題是:「你現在幾歲?」,也把答案寫下來。然後把第一個答案減去第二個答案,這個數字就是你還有幾歲可以活。這雖是一個簡單的數學,但是重點是他的問法。

接著教授問,「還有六十年可以活的人舉手」,現場有不少人舉手,「還有五十年可以活的人舉手?」,我心裡暗暗吃驚,因為照這種算法我只剩三十五年可活,跟現場的人比起來求生意志是最低的了。

教授就這樣一路問下來,一直問到"只剩"十年可活時,現場只剩下一位先生了,教授笑笑的恭喜他:「你是第一名喔!」哇,這重點在於你自己的選擇。

你如果"想要"活到一百歲,你該怎麼做?該不該一大早起來做運動?該不該注重養生保健?

如果只剩十年可活你想怎麼活?還會這麼執著於這些身外之事嗎?還會亂發脾氣看不開心嗎?如果早知自己的死期,是否會改變自己的人生觀?大家都不願意老,但是歲月不饒人,時間還是無情的消逝。

教授接著說,一般人的一生不外乎有三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是學習階段,第二個階段是工作階段,第三個階段是退休後享受人生階段。

他問現場的人想不想趕快退休?現場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趕快退休。教授又問,退休之後要做甚麼?

有 人回答去旅行,環遊世界;也有人答說做義工、志工。教授提到,有很多人拼命賺錢,以為等到賺到幾千萬後退休後再來好好享受人生,結果一朝檢查出來得到不治 之症,甚麼都沒有享受就不甘心的離開了。也有人退休後天天出國旅行,玩了一陣子之後又覺得人生失去了目標,好像一直玩樂也欠缺一點甚麼。那麼應該要怎樣來 面對人生呢?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個人的「情緒」和「心境」,會影響自己的未來!一個「動不動就發怒」的人,表示幼稚得「還無法駕馭自己」。人在憤怒時,必須克制情緒,「不慌不亂,有條不紊」地理出一條路來。

一天,我打完羽球,穿著T恤,短褲,要回辦公室;途中,經過一理髮店,想到自己一頭長髮,該剪了,就走二樓理髮店。一男士熱誠地招呼我,並說他是「店長」。好吧,就給男店長剪髮好了,看看他手藝如何?

剛打完球,累了,不想說話,我靜靜地看著前面的鏡子。後來店長問我:「先生,你結婚了嗎?」我點點頭回應。店長又說:「那太好了,我告訴你一個故事好不好?」我又微笑地點頭。

「我最近看到美國有個醫藥發明家,他說,他小時候很喜歡喝牛奶;有一次他打開冰箱,用右手去拿大罐牛奶,結果沒拿穩,手一鬆,就把整罐牛奶打翻了。」

這店長一邊幫我剪頭髮,一邊說道:當時,這小孩子嚇呆了。縮在牆角,因為牛奶灑滿廚房的地上,媽媽可能會臭罵他。可是,當媽媽走過來看到時,卻說:「哇,我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壯觀牛奶海洋,好漂亮哦!」這小孩聽媽媽這麼一講,突然就不害怕了。這時,媽媽又對小孩子說:「你! 好 厲害哦,媽咪長這麼大,都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牛奶海洋耶,你願不願意幫媽媽一起把牛奶打掃乾淨?」後來,媽媽就拿著抹布、清水等用具,帶著兒子一起把廚房 打掃一遍,整個廚房也變得乾淨無比,這時,媽媽又把兒子先前打翻的塑膠牛奶罐,裝滿了水,放進冰箱,然後再教他,怎麼拿才不會打翻?-必須用雙手一起拿, 牛奶才不會鬆掉,才不會打翻在地上。

坐在理髮座椅上,我原本昏昏地想睡覺,可是,聽店長這麼一講,咦,似乎很有道理。我兒子已經快二歲了,也經常喜歡自己打開冰箱拿飲料喝;萬一有一天,他把飲料、牛奶不小心打翻了,溢流滿地,那我會如何處理呢?

我會不會怒氣衝天,大聲罵他:「你那麼笨啊,連牛奶都不會拿?」

我在想,我應該不會這樣罵 我兒子,我可能會說: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你不要過來,不要踩到牛奶。」然後,叫我太太過來,把牛奶擦拭乾淨,哈!我很驚呀,故事中,美國小孩的媽媽不是這 樣自己擦拭,而是叫小孩和她「一起收拾」、「一起承擔」自己不小心做錯的事;而且,還把牛奶重新裝滿水,再教小孩怎麼拿,才不會「再次出錯」!

正因為這樣,那美國小孩,他後來面對挫折,也有信心和勇氣不斷地嚐試、實驗;儘管有時還是會出錯,但他都學習用「心平氣和」的心來看待,並勇敢地「自我承擔」所做的一切。

心理學家說:「當一個錯誤 已經發生、覆水難收時,你發再大的脾氣,也都是於事無補,大聲責罵小孩,也只是使小孩更害怕、更恐懼而已;而且,憤怒,可能會造成更多的錯誤喲!但在生活 中,當錯誤已是既成的事實時,就必須勇敢面對、勇敢承擔;歇斯底里地發脾氣,不僅使別人遭殃,受害最大的更是自己。」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當人們發生衝突的時候,根本原因並不在於各自說了些什麼。而是大家在說完所想要說的話之後的最後的那句話。沒有這句話,大家都很友好地交流,一旦加上了這句話,交談就變成了吵嘴,並且愈演愈烈,最終局面無法收拾。問題在於,這句話的內容往往和大家要說的事情毫不相干,所以,把它稱為「多餘的最後一句話」。 舉個例子吧。 我那天坐公共汽車去辦事,車上人不多,但也沒有空位子,有幾個人還站著,吊在拉手上晃來晃去。一個年輕人,乾乾瘦瘦的,戴個眼鏡,身旁有幾個大包,一看就是剛從外地來的。他靠在售票員旁邊,手拿著一個地圖在認真研究著,眼不時露出茫的神情,估計是有點兒迷路了。 他猶豫了半天,很不好意思地問售票員:「去頤和園應該在哪兒下車啊?」售票員是個短頭髮的小姑娘,正剔著指甲縫呢。 她抬頭看了一眼外地小夥兒說:「你坐錯方向了,應該到對面往回坐。」要說這些話也沒什麼,錯了,大不了小夥兒下站下車馬路對面坐回去唄。但是售票員可沒說完,她說那多餘的最後一句話了。「拿著地圖都看不明白,還看什麼勁兒啊!」 售票員姑娘眼皮都不抬地說。外地小夥兒可是個有涵養的人,他嘿嘿笑了一笑,把地圖收起來,準備下一站下車換車去。 旁邊有個大爺可聽不下去了。他對外地小夥兒說:「你不用往回坐,再往前坐四站換904也能到。」 要是他說到這兒也就完了,那還真不錯,既幫助了別人,也挽回北京人的形象。可大爺哪兒能就這麼打住呢,他一定要把那多餘的最後一句話說完:「現在的年輕人哪,沒一個有教養的!」 我心想,大爺這話真是多餘,車上年輕人好多呢,打擊面太大了吧! 可不,站在大爺旁邊的一位小姐就忍不住了。「大爺,不能說年輕人都沒教養吧,沒教養的畢竟是少數嘛。您這麼一說我們都成什麼了!」這位小姐穿得挺時髦,兩根細帶子吊個小背心,臉上化著鮮豔的濃妝,頭髮染成火紅色。 可您瞧人這話,不像沒教養的人吧,跟大爺還『您』啊『您』的。可誰叫她也忍不住非要說那多餘的最後一句話呢! 「就像您這樣上了年紀看著挺慈祥的,一肚子壞水兒的可多了呢!」 沒有人出來批評一下時髦的小姐是不正常的。可不,一個中年的大姐說了:「你這個女孩子怎麼能這麼跟老人講話呢,要有點兒禮貌嘛。你對你父母也這麼說話嗎?」 您瞧大姐批評得多好!把女孩子爹媽一抬出來,女孩子立刻就不吭氣了。 要說這事兒就這麼結了也就算了,大家說到這兒也就完了,大家該幹嘛幹嘛去。可不要忘了,大姐的「多餘的最後一句話」還沒說呢。「瞧你那樣,估計你父母也管不了你。打扮得跟雞似的!」 後面的事大家就可想而知了,簡單地說,出人命的可能都有。這麼吵著鬧著車可就到站了。車門一開,售票員小姑娘說:「都別吵了,該下車的趕快下車吧,別把自己正事兒給耽誤了。」 當然,她沒忘了把最後一句多餘的話給說出來:「要吵統統都給我下車吵去,不下去我車可不走了啊!煩不煩啊!」 煩不煩?煩!不僅她煩,所有乘客都煩了!整個車廂這可叫炸了窩了,罵售票員的,罵外地小夥兒的,罵時髦小姐的,罵中年大姐的,罵天氣的,罵自個兒孩子的,真是人聲鼎沸,甭提多熱鬧了! 那個外地小夥兒一直沒有說話,估計他實在受不了了,他大叫一聲:「大家都別吵了!都是我的錯,我自個兒沒看好地圖,讓大家跟著都生一肚子氣!大家就算給我面子,都別吵了行嗎?」 聽到他這麼說,當然車上的人都不好意思再吵,聲音很快平息下來,少數人輕聲嘀咕了兩句,也就不說話了。但你們不要忘了,外地小夥兒的『多餘的最後一句』還沒說呢。 「早知道北京人都是這麼一群不講理的王八蛋,我還不如不來呢!」 想知道事情最後的結果嗎?我那天的事情沒有辦成。我先到派出所錄了口供,然後到醫院外科把頭上的傷給處理了一下。我頭上的傷是在混戰中被售票員小姑娘用票匣子給砸的。 你們可別認為我參與了他們打架,我是去勸架來著。我呼籲他們都冷靜一點兒,有話好好說,有沒什麼大事兒,沒什麼必要非打個頭破血流。 我的多餘的最後一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不就是售票員說話不得體嗎?你們就當她是個傻蛋,和她計較什麼!」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