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明明已經是綠燈,前面那輛車為什麼還愣著不走,搞什麼鬼?」

我狠狠地按了兩聲罵人的喇叭,前面的車才如大夢初醒的離開。

 

「台北的交通都是這些人害的,到底是不是色盲呀?紅燈要闖,

綠燈卻要停在那裡,到底會不會開車啊?」

我對著車裡的友人發牢騷,好像自己是全世界最會開車的人。

 

「叭‧叭‧叭‧叭」

「叭什麼叭?」

brad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